17年2月6日 約翰福音 十一3-4

「快樂,因為可以學習遠大的眼光。」

17年2月6日 約翰福音 十一3-4

「姊妹二人派人到耶穌那裡去,說:主啊,你所愛的人病了。耶穌聽見,就說:這病不至於死,而是為了神的榮耀,使神的兒子因此得到榮耀。」

昨天與小住客到大球場附近散步,我們交談人情冷暖的事,因為我要預備他今早要面對使他傷感的至親。

小住客使我對生離死別的答案提高了水平,我們最埋怨神做的事,是為何在人生放入離別的經歷,其實埋怨者似乎已經不是無神論,因為埋怨的對方是神。

一生數十年,就是為這條題目作答。從小住客搬進我家住,和圍繞著他生活的都是愛他的EQ導師,我漸漸清楚神的答案:「神用祂的愛來與人交換離别的痛苦。」

神透過已預備的療傷隊伍,醫治小住客十年的情傷,我們也可以有此經驗。

曾診斷過動症的小住客,竟在散步後完成一項創舉,同工告訴我:
「近四百八十字的讀書報告,用了一個半小時寫完,雖未改錯字,但寫字的專注程度及完成感滿足度是屬大躍進。真神奇的改變!」

昨晚收到一位癌友的訊息:
「等待化療電療其實內心很難過。每晚都有祈禱,有哭,我還是很懼怕自己會死,無人照顧對仔女。我每晚都凌晨3點彈起床,看一陣聖經先可以瞓,神要我學習控制自己負面情緒。」

今早看到約翰福音十一章,就已經是參考答案,當耶穌聽到拉撒路病重,祂說這病不至於死,乃是為神的榮耀,叫神的兒子因此得榮耀。

我們祈禱說甚麼,反映自己信的宗教是甚麼特徴,多數人說神靈保佑醫好我,就是看他的宗教是999

基督教的祈禱是說:「主啊,你所愛的人病了。」因為我們看耶穌是至親,信我們是祂愛的。禱告是將需要告訴主,說了請保佑醫好,隨後也說:「更想這病令身旁的人看到我有天賜的平安,使神得榮耀。」       

我太太確診胰臟癌那天,她說神要她學的功課也比別的癌友困難,她快會死去的機會高過我,但更可怖的是她復發前我先死,她就少了一個照顧她最後日子的人,她很精確看到失去安全感才是真正的恐懼。

耶穌說這病不至於死,意思是死亡並不是這病的最終結局,因為在地上死去之後還有將來的復活。

失去安全感是信心的問題,像失去身份證是可以補領的,因為我們有足夠證據是本地出生的,我們看生死也應採用遠大的眼光。

我經歷太太兩年癌症至逝世,我們的安全感來自信神有權決定死亡日期。

我們喜歡看日落,每次出現在小西灣的美景使我們肯定主愛不變,因為耶穌愛我們甚於自己,釘十架的事實揭示祂了解我們對心靈自救的無助。

我們更可肯定耶穌了解癌友的無助。

我們有恐懼,是因為看不到眼前的救法,離開恐懼就是相信耶穌是神差來的救法。死在人看來是一條絕路,然而只有在這絕路上,才能真正顯出神的榮耀。